1947年,杜义德经邓小平批准,携机枪回老家为父报仇,怎么回事?

  

众所周知,共产党的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,而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必须严格服从这一宗旨,不得利用手中职权、兵力谋求个人利益或是用以解决个人私仇恩怨。

然而,有这么一名共产党军人,为我党立下功劳,颇有地位时,他带着士兵高调回乡,把自己昔日的仇敌围住,用机枪扫射击杀。

这名我党军人,名为杜义德,他为何如此“不守规矩”?

杜义德

受尽剥削,怒而革命

杜义德生于1912年,是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氏。

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,孙中山先生推翻封建统治,然而国内时局依然混乱,外有列强虎视眈眈,内有军阀割据。

在这种背景下,底层人民的生活状况可想而知。

杜义德自小家境贫寒,饱尝人间疾苦。

杜父是一名农民,为大地主务农维持家庭生计,收入很少。

即使在这种艰苦的情况下,杜父依然咬牙坚持,送杜义德去念私塾。

杜义德在私塾学了八个月,家里实在挺不住了,只能让他辍学,杜义德小小年纪就与其他人一道步入社会,找一些零散的活计来干,在求生的过程中,可谓是受尽了剥削。

15岁时,杜义德来到武汉,在一家木匠店里做学徒。

那时候的学徒可不能跟现在比,说难听点,学徒就是专门干脏活累活、打杂伺候人的。

杜义德每天起早贪黑学习做木工,还要忙里忙外做杂务,常常累得满头大汗,还要遭受老板的谩骂呼喝,过得人不人,鬼不鬼。

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,这么劳累,却过得如此艰难,得不到应有的回报?

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存在这么多不公平、不合理的事情?

在武汉谋生期间,杜义德没赚到什么钱,唯一的收获,就是由生活引发了对当时社会的思考。

那时候,他还很迷茫。

1927年4月12日,在北伐临近胜利之时,蒋介石公然发动政变,大肆捕杀共产党人,践踏孙中山提出的“联俄联共”的宗旨,史称“四·一二”反革命政变。

蒋介石的行为使得国共关系破裂恶化,我党的诸多志士遭难,损失惨重。

那时国民党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,我党决定避其锋芒,改变策略,开展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战略,深入基层与人民走到一起,发展无产阶级革命,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共产主义,加入到共产党。

于是,共产党人深入基层,宣传反对剥削,反对压榨,反对独裁的无产阶级思想。

饱受欺压的人民渐渐了解到共产党的性质,革命的火种在中国大地上绽放点点火光,星星之火,正是为了日后燎原做准备。

当时在武汉的杜义德偶然接触到在群众间流传的革命思想,饱受欺压的他决定作出改变,愤然离开木匠店,返回家乡搞革命!

杜义德(左一)

当时红军未到黄陂区,“土地改革”还没有推行到这里,正是家乡的大地主们猖狂的时期。

为反抗地主剥削,杜义德和村里的人组建赤卫军。

赤卫军源自苏俄,属于工农武装,在中国称为赤卫军,是指兼顾生产、维护权益的人民武装组织。

加入红军,父亲遇害

在杜义德的努力下,村里的赤卫军增加到一百人左右,他们遏制地主的嚣张气焰,尽力为农民们争取到更多的收益,让地主们恨得牙根痒。

1927年11月13日,我党领导“黄麻起义”,在鄂豫皖地区打响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,起义成功后建立鄂东军。

次年年底,鄂东军改编为工农革命第七军,进入黄陂木兰山区,进入杜义德的家乡地界。

1929年,杜义德的家乡到处都流传着关于红军的消息。

“红军要来了!”

“红军是我们穷人的队伍,我们有出头之日了!”

老百姓们奔走相告,诉说着彼此的激动之情。

早就对共产党仰慕已久的杜义德听闻此消息,哪里还坐得住?

工农革命军第七军此时已经改编为第11军31师,驻扎在木兰山的塔耳岗区。

杜义德打听清楚,亲自带着一百多名赤卫军赶过去,请求加入红军,他们受到欢迎,红军将杜义德和一百多个同伴编入第11军31师4大队。

杜义德

考虑到杜义德是本地人,熟悉地形,有人脉基础,故任命他为第4大队队长兼宣传队长,肩负在当地宣传党的思想,深入基层的重任。

为应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捕杀,团结群众力量,我党发起“土地革命”。

人民群众高呼“打倒地主”的口号,配合红军,驱逐作威作福的地主恶绅,红军把被地主们霸占的广大土地分发到人民群众手里,老百姓第一次尝到当家做主的滋味。

国民党自然不愿见到红军顺利开展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战略,只是蒋介石的国民政府成立之初并不太平,李宗仁,白崇禧,汪精卫,冯玉祥等人都不是吃素的,明争暗斗不休。

蒋介石

蒋介石忙于应对,一时间没法集中精力,只能派出少数兵力对付红军。

正巧,那些被红军赶走的地主劣绅不肯罢休,他们组建成所谓的“地主还乡团”,与红军作对,企图卷土重来。

得知国民党反动派要派兵来剿灭红军,地主还乡团立刻投靠,与国民党军队一起对付红军。

杜义德除了做宣传工作,还积极应对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还乡团。

他从小在山里长大,是出了名的“夜老虎”,能够根据树皮的厚薄程度辨认方向,他凭借对地形的熟悉,着实打了好几次漂亮的胜仗,在敌军那边素有“尖黄陂”之称。

趁着蒋介石与李宗仁等国民党军阀内斗之际,红军发展壮大,在人民群众心中建立了深厚的名望。

好景不长,1930年,中原大战爆发,蒋介石最终获胜,自此压制李宗仁等一干军阀,夺得国民党大权。

内部稳定下来,蒋介石便开始着手对付红军,加派军队到湘赣、鄂豫皖苏区实施“围剿”。

国民党军队的增援,让鄂豫皖苏区的斗争开始变得艰难,尤其是地主还乡团,跟着国民党到处为非作歹。

当地有不少人加入红军,地主还乡团仗着有国民党撑腰,冲进老百姓家里,把红军士兵的家属揪出来杀害,杜义德的父亲就是因此遭难。

老父亲被抓后死死咬牙,没有透露半点关于儿子和红军的任何信息,残忍的地主还乡团恼羞成怒,最终将其杀害。

革命岁月,威名赫赫

“你爹被敌人杀害,敌人设下圈套等你回来,不要冲动,跟着红军,以后革命胜利了回来报仇!”

在木兰山区坚持与地主、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杜义德收到一封书信,信是家里人寄来的,信中的内容让他崩溃欲绝,哀嚎大哭。

悲痛过后,杜义德知道家人说得对,现在回去,只会落入敌人的圈套中,非但报不了仇,还会白白牺牲性命。

只有寄望革命胜利,再归来为父报仇!

往后,杜义德追随红军,历经四次“反围剿”作战。

因为内心悲痛,所以杜义德更加痛恨国民党反动派,因此一到作战便勇猛无惧,是军中出了名的“不怕死”。

因为表现杰出,杜义德深受党的器重,1934年时被任命为31军第91师政治委员。

杜义德如此拼命,一方面,是为报父亲之仇;另一方面,他很清楚,国民党反动派不只杀害了他的父亲,还有千千万万的人民都处于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之下,饱受压迫。

为了已故的父亲,也为了广大与父亲一样遭受折磨的老百姓,杜义德必须拼命!

“死很容易,但我不能死!”

这是在艰难困苦的时期,杜义德曾说过的一句话。

杜义德所在的部队最终改编为红四军,他跟着党的脚步走过长征路,与小鬼子拼过刺刀,从未皱过眉头。

1935年3月28日,红军长征期间,红四军为打破国民党“川陕会剿”的阴谋,强渡嘉陵江。

杜义德指挥渡江,以迅猛的火力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,成功掩护几十条木船上的勇士强占滩头阵地,为渡江胜利打下基础。

1939年,全面抗战期间,日军气焰嚣张。

杜义德起初被刘邓两位首长委以重任,任八路军129师随营学校副校长。

1942年,冀南日军猖獗,杜义德被党指派到冀南军区第2军分区当司令员,与日军展开激烈作战。

日军部队拥有大量的机械化装备,一开始,战斗就很艰难。

杜义德打仗向来是出了名的硬茬子,“敢打敢拼”、“不怕死,不怕牺牲”一直都是他的风格。

虽然开局艰难,但杜义德没皱过眉头,他作出一系列指示:

结合地形,开展游击作战,以战术缩小敌我装备差距;发展生产,让部队有后勤保障;精简整编,使得作战更加灵活。

到1945年5月,杜义德带领的部队与日军激烈作战数千次,拔掉敌人多个顽固据点,8月底,解放了冀南大片区域,让广大人民摆脱日军的魔爪。

而杜义德的威名,更是传遍了整个冀南。

回归故里,手刃仇人

解放战争初期,杜义德在刘邓大军麾下,晋冀鲁豫野战军第6纵队担任主攻。

定陶战役中,杜义德发挥“运动战”的精髓,使得国民党第3师师长赵锡田麻痹大意,最终诱敌深入,全歼该师,活抓师长赵锡田。

刘伯承和邓小平大悦,连连夸赞:“6纵就是能打!”

杜义德所带领的6纵更是被国民党誉为刘邓大军的“尖刀”。

就连毛主席都亲自发来电报,给予嘉勉。

毛主席和杜义德

“千里跃进大别山”时,刘邓大军遭遇国民党10多个师在后面紧追不舍,前方又有河流守军拦路。

“狭路相逢勇者胜!”

一向温和的刘伯承、邓小平神色坚决,作出指示。

6纵主攻杜义德第一个响应,高呼“不惜一切代价,打过去,要勇,要猛!”

杜义德下令,让6纵轻装出击,毁掉带不动的大炮、文件,然后带着士兵们端起刺刀,一鼓作气,用最快的速度杀过去。

邓小平和刘伯承

敌人没有料到杜义德的行动这般迅速,最终让杜义德带兵占得先机,配合其他部队攻占多处河道阵地,刘邓大军方才顺利渡河。

这一仗,彻底打出刘邓大军的勇猛威名,杜义德更是成为军中出了名的勇者。

他带领的6纵成为刘邓大军的“标志”,国民党电报中就说过,“找到6纵就能找到刘邓”。

大别山处于安徽,湖北,河南三省的交界处,与杜义德的家乡湖北武汉黄陂区相距不远。

1947年杜义德重回故地,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。

父亲当初被害死后,自己的家人过得如何?其他乡亲们有受到牵连吗?地主还乡团是否还继续作恶?

杜义德和邓小平

念及至此,在进入大别山后,杜义德特地抽空与邓小平同志见面,他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首长,请准许我请假回家一趟,为父亲报仇!”

对于这位手底下一等一的猛将,邓小平一向重视,但听他说要为私人恩怨动用军队力量,邓小平的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众所周知,解放军是人民子弟兵,一举一动都要遵守纪律,岂能为个人恩怨动用军队力量?

杜义德便将往事一一诉说,老父亲和其他乡亲都是被地主还乡团害死的,他们至死都没有透露半点关于红军的消息,可以说,是为革命而死。

杜义德

邓小平听罢,皱起的眉头才舒展开来,露出深有同感的神色。

于情于理,我党都应该为惨死的乡亲们主持公道,这不是杜义德一个人的仇,而是广大遭受迫害百姓的共同大仇。

于是,邓小平同志特批,准许杜义德率领士兵回乡,扫荡地主还乡团,不仅是为其父报仇,更是还黄陂区一个朗朗乾坤!

甚至,邓小平同志还特许杜义德携带一挺机枪过去,确保万无一失。

杜义德陪同邓小平

昔日威风凛凛的地主还乡团做梦都没有想到,他们的末日降临了。

杜义德带领解放军战士回归故里,直奔仇人而来。

地主还乡团的人被战士们团团包围,杜义德以机枪扫射,总共消灭了一百多名反动份子,其中包括杀害他父亲的地主,报仇雪恨。

后记

手刃仇人后,杜义德的脚步没有停下,他追随党的脚步,继续参加解放战争,为解放全国贡献心力。

朝鲜战争爆发时,杜将军响应毛主席号召,参与“抗美援朝,保家卫国”的战争,在朝鲜战场立下汗马功劳,朝鲜方授予他“一级独立自由勋章”、“一级国旗勋章”的荣誉。

杜义德

1955年,杜义德被授予中将军衔,此后担任要职。

2009年9月5日,杜老将军因病重医治无效逝世,享年98岁。

杜义德这一生,一心一意,为党为国,在战乱年代南征北战,轰轰烈烈,身上伤痕累累,是一名令人敬佩的革命先辈。

posted on posted @ 22-09-11 02:59  :admin  阅读量:

腾讯彩票平台,腾讯彩票官网,腾讯彩票网址,腾讯彩票下载,腾讯彩票app,腾讯彩票开户,腾讯彩票投注,腾讯彩票购彩,腾讯彩票注册,腾讯彩票登录,腾讯彩票邀请码,腾讯彩票技巧,腾讯彩票手机版,腾讯彩票靠谱吗,腾讯彩票走势图,腾讯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腾讯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